第001章 前世
  • A+
  • A-

大雪飘飘洒洒地落下,气温一再下降。

叶家门前,叶姿的身影跪得笔直。

雪花已经浸透她保养极好的头发,溶成水滴流下,叶姿低垂着头,用指甲扣着肉,试图用疼痛来保持清醒。

她在等,等她曾经的爱人有那么一点良知,去帮助她的父亲。

“吱呀——”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大门被人推开,男管家在门内淡淡看她,语气中不无悲悯,“叶小姐,钟先生说你可以进去了。”

叶姿缓慢地抬起头,发丝湿漉漉地黏在脸上,她扯出一抹笑,点头致谢,“好。”

说着,她艰难地欲起身,膝盖的疼痛却让她再次跪下去。

男人走近去扶她,叶姿拂开他的手,语气平淡,“我自己来。”

最后她踉跄着迈进大门,尚未到达屋内,里面的欢声笑语已经传出。

“铭伟,我想要爱丽丝家那个新款包包,可是她们说买不到……”

“谁说的?一会我就把他辞了,你放心,今天我就派人去M国买,给你空运过来,开心了吧?”

“哈哈,当然喽,铭伟,你是爱我多一点还是爱叶姿多一点?”

“肯定是你呀,那个叶姿,我从来都没动过心,接近她的目的你也知道——”

“吱呀——”

开门的声音打断两人的互动,叶姿平静地站在门外,美眸中一片死寂。

椅子上的男人是钟铭伟,是叶姿谈了三年的恋人,也是害她家破人亡的恶人。

不过短短五天,她从风光无限的叶家小姐变成落难千金,至今她也无法完全接受这个现实。

刚刚娇笑的女人正坐在钟铭伟腿上,她勾着钟铭伟的脖子,巧笑嫣然地和叶姿打招呼。

“妹妹来了呀?”

叶姿冷眼看她,“闭嘴。”

女人委屈地往钟铭伟怀里钻,“铭伟你看她……”

钟铭伟安抚似的拍拍女人的背,转而毫不留情对叶姿道:“给婷婷道歉。”

叶姿垂在身侧的手动了下,她缓声道:“我是来找你的。”

钟铭伟声音冷漠,“我让你道歉。”

一颗心直直往下沉,叶姿按捺住怒火,闷声说:“对不起。”

叶婷轻哼一声,她顺手拿起桌上的茶水往叶姿身上泼去。

叶姿被水迷了眼睛,屈辱感从心里延出来。

钟铭伟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,“小姿,我记得你以前是最爱美的,怎么今天这么狼狈?”

叶姿不说话,平静的眸子变得幽深,开始酝酿着风暴。

“被人轮奸了哪还能美呢?”叶婷居高临下地看着叶姿,眼中的得意显而易见。

轮奸二字让叶姿的双眸刷的一下落下泪,噩梦般的回忆充斥着她的大脑,那几个男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眼前。

强压住哽咽的声音,叶姿看向钟铭伟,“我要怎样,你才能给我钱?”

“叶小姐恐怕是想多了。”钟铭伟亲了口叶婷的脸颊,眉眼带笑,“叶伯父害了我全家,我怎么会救他呢?”

叶姿身体颤抖,她看着面前这个风度翩翩的男人,突然觉得很陌生。

曾经在枕边的爱人,一夜之间,变成了找人轮奸她,害她父亲进医院的刽子手。

曾经她的父亲收留的好姐姐叶婷,一夜之间,变成了与钟铭伟私会多年的蛇蝎。

“钟铭伟……”叶姿掀动了几下灰白的嘴唇,“我爸待你不薄,你一定要这样绝情吗?”

“呵。”钟铭伟嘲讽地笑了,“他害了我全家,怪我绝情?”

叶姿却突然爆发,“那还不是因为你爸妈做假奶粉?!我爸只是揭发出来了!他有什么错?!”

“叶姿。”钟铭伟松开叶婷一步步走向她,“你最好摆正你今天的位置。”

叶姿攥紧了拳头,死死盯住钟铭伟。

钟铭伟站在她身前,缓缓笑了,“跪下,求我。”

经历了大变动,叶姿明显不相信他的话,她语气生硬地问:“我跪,你就肯救我爸?”

“当然。”钟铭伟微微一笑,“我这人从不食言。”

然后在叶婷兴奋的眼神下,叶姿干脆地跪在地上。

她低垂着头,小声说:“求你,救救我爸……”

“其实吧。”钟铭伟蹲下身与她平视,带着薄茧的手摩挲着她的面容,“叶伯父对我的知遇之恩我记在心里,他出事我怎么也会帮一下,可是呢,小姿,我有心无力啊。”

叶姿呆愣地看着他,“什么……意思?”

后面的叶婷连忙接道:“你爸死了,在你跪在这的时候死了!”

叶姿的大脑嗡的一声,她下意识看向钟铭伟寻求答案。

钟铭伟轻微点头,脸上快意无比。

这一点头教叶姿如坠地狱。

她爸……死了?

“不,不可能……”叶姿瘫在地上喃喃着:“医生说他的病情暂时没有生病危险的……”

听到她的自言自语,叶婷娇笑出声,“叶姐姐,你可真是天真啊。”

“是你!”叶姿猛地抬头,她指着钟铭伟,一字一顿道:“是你们!害死了我爸!”

钟铭伟摊摊手,玩味道:“你有证据吗?”

“你!”叶姿手脚并用地爬起来,她倏地一下抓住钟铭伟的衣服,瞪大眼睛看他,“你该死啊!我要你为我爸赔命!”

“那个老东西的贱命值几个钱?”钟铭伟不屑道。

闻言,叶姿的眼睛瞪得更大,红血丝让眼睛显得更为可怖,她用尽全身力气去抓钟铭伟的脸,揪他的头发。

钟铭伟冷笑,叶姿现在的力气对他而言不过是挠痒痒。

稍一用力,叶姿便被钟铭伟摔在地上。

他嫌弃地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污垢,抬腿踹了叶姿一脚,“也不知道那个死人看到你这幅样子,会不会气得直接从地底下爬出来。”

叶姿半撑着身子咳嗽,钟铭伟的一再激怒让她有了力气,她以两个人都没反应过来的速度夺了桌上的水果刀。

她头发凌乱,正欲将它刺进叶婷的身体,水果刀却被人大力夺取。

紧接着她的心脏处一阵疼痛,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将刀子插进她心脏的钟铭伟。

钟铭伟撕去了翩翩君子的外表,面容狰狞,“去死吧!”

刀子又深入一分,叶姿绝望而不甘地盯着钟铭伟,最终软软倒下。

钟铭伟!叶婷!如果有来生,她一定让他们血债血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