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1章 找死
  • A+
  • A-

我业余是一个网络写手,以写灵异事件为主,时常因为卡文而烦恼,或许是我阳气太盛,素材里面的故事都是别人经历的灵异事件;

同时,我还是一个电视媒体工作者,俗话说,有个铁饭碗儿,饿不死人!

最近新开了一本灵异小说,《老家那些邪乎事儿》,可家中老少爷们讲的那些灵异,我都用完了,这本新书,直接陷入了卡书的状态!

我决定:

办理半年的停薪留职,学一下贝爷,去一趟我那神志不清的堂哥时常挂在嘴边的那个谷底荒村!

我堂哥原本是个魁梧的汉子,一个月前,被部队的车遣送了过来,神志不清,嘴里经常说一些莫名的鬼话,每一个词语都敲打着我的心房:

谷底荒村、黑袍、布布寨、剥皮儿小孩儿......

真刺激!

对于写灵异的我来说,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饕餮盛宴!

所以我有事没事总是去找堂哥,甚至不惜用毛爷爷来等量交换,求他给我的小说提供一些真实的素材!

今天,已经是我第十次来找堂哥了!与之前不同是,我这次下了血本,提着酒菜好烟,准备再赌一次!

“风弟,你就别问了,我什么都不会说的!”

有一种失败,叫做你还没开口,便已经结束了!

“太吓人了,我什么都不会说的,要是喝酒的话,咱哥俩好好叙叙,其他的免谈!”

我清晰的看到,堂哥说话的时候,那抖动的面容,以及胳膊上瞬间出现的鸡皮疙瘩!

“有那么吓人吗?”

我话还没有说完,发现堂哥的眼神瞬间变得十分恐怖,仿佛死人的眼睛一般,瞳孔中仿佛写着两个字:

死亡!

“行了,我不问了,堂哥,来喝酒!”

......

半斤白酒下肚,堂哥的意识又模糊了,我立刻旁敲侧击,希望能有意外的收获!

“白天,突然黑了!还活着吗?”

“死了好多人!好多小孩!”

“那双蓝眼睛、漆黑下的牙齿,黑袍......不,不要杀我......”

“那洞里,那洞里究竟是什么呢?”

“凉山,布布寨,我的战友!”

......

我很兴奋,通过白酒的刺激,我还真从堂哥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信息!

看来有钱能使鬼推磨,这句话还真好用!

当天晚上,我便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了,与作者好友聊天说出了我想去探险的想法之后,他却给我提出了一个更好的当下赚钱之道:

探险直播+笔记!

也就是说,用手机开探险直播,用文稿写下自己的探险经历,两条腿走路,一次探险,赚双倍的钱!

于是:

第二天,我一纸停薪留职的报告递交了上去,作为一个媒体工作者,我更晓得如何玩直播;作为一个灵异作者,我也明白,当下灵异网文,只有真实,才会有更好的成绩!

在去之前,我买了套与贝爷相似的户外装备,比如:头灯、强光灯、睡袋、冲锋衣、登山鞋等等!虽然没参加过户外冒险之类的活动,但也经常在网上看贝爷的荒野生存节目,燃起了我一颗不安分的心。

虽然我写网络小说,但我并不是什么儒雅青年,相反我比较粗狂一点,一米八的个头。而且由于我媒体主持人的身份,有着不少的粉丝,我相信,直播灵异的方式,肯定能够掀起一股灵异的热潮!

火车站似乎是最热闹的地方,全年无休!男女老少、美女帅哥,尤其是那些靓丽的美女,多次扰乱了我的眼球!

我买了一张前往凉山的火车票,在候车厅里面百般无聊用手机问度娘:

关于凉山的那些奇闻异事!

“哟?你也是凉山滴?”一个操着浓郁的四川话的少女盯着我的手机屏幕问道。

我抬眼打量起这个少女,年龄应该在18岁左右,相貌挺耐看的,皮肤白皙的仿佛有病一样!

我就喜欢这样的美女:身材高挑而曼妙,穿着打扮很时髦,紧身黑色裤,兜的屁股挺翘浑圆,上身穿着露脐恤,肚脐眼上有一枚耳钉。?

“我不是凉山的,我要去凉山。”我笑道。

“噢……”少女略显失望的在我身边坐下,随又笑道:“没关系,我也去凉山,咱们路上做个伴吧?我叫吉尼妹儿,彝族。”

我去,这么主动的一个白妹子,我立刻彰显出自己那洒脱的帅哥情怀!

“易风,汉族。很高兴认识你!可以叫你小吉吗?”

“当然!”

彝族的小吉是个善谈的女孩,一直都是她在说,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她丰富的情感经历。

小吉似乎是说的口干舌燥了,喝了一口水问我:“你是做什么的?去我们凉山那里做什么?穷山恶水的。”

小吉太能贫了,尤其是在调侃人这方面,那简直就是一把无限子弹的自动机枪,“哒哒哒”的说个不停,而且还不重样。

我笑了笑说:“网络作者,你喜欢看书吗?我写灵异的,你听说过谷底荒村吗?我去找找灵感!”

“你去那里找灵感?你疯了吧!”

小吉的话语陡然变了,我发现她那原本白皙的面容忽然变得更白,那脖颈之间陡然出现了成片的鸡皮疙瘩,那表情,像是知道很多不可告人的事情一般!

我忽然想到:

此去凉山人生地不熟的,需要找一名当地人做向导,而我旁边的这个叽叽喳喳的女孩不正是我所需要的吗?

小吉看到我炙热的目光一直不断的在她身上大量,忽然下意识的护住胸前的飞机场:“你,你要干嘛?这可是火车站,几千双眼睛都在盯着呢。”

“额……我得承认你想象力很丰富,如果你写一部搞笑小说,肯定热卖,月售一万都不是问题,但是我有件事想跟你谈一谈?”

“什么事?”吉尼妹儿仍然警惕的看着我。

“我给你工资,你能做我的向导吗?我想去凉山拖布县附近,你能做我的向导吗?我要去找一个在山谷里的村庄。”我不知道具体的地址,我堂哥只说了在拖布县附近的山林里。

我查过地图,那里到处都是茂密的山林,很不容易找,人进去也很容易迷路。

“巧啦!我就是拖布县的,在县城里住。”小吉疑惑的说:“可是在山谷里的寨子也很多,不知道你要找的哪一个?”

我忙把手机打开让她看我从堂哥那里弄来的照片,放大了让她看。

小吉突然推开我的手机,丢下了一句话,转身离开,“对不起,我想我不认识你,再见!”。

看到她骤变的态度,我更加确信这座村庄一定隐藏了什么惊天大秘密。

我追了过去拽住小吉: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快告诉我!”

小吉用力甩开我的手:“你疯了,放开我,你想要刺激,想找死,别拉上我行不?”

“麻烦你告诉我关于这个村庄的确切位置,我一个人去就行了。”

“我不知道!”

小吉奋力的跑开,我不能再追过去了,这个时候已经有民警盯着我了。

我乖乖的坐下来,望着不远处的小吉,她正巧也看着我,我用乞求的目光看向她,她回避了我的目光,不再看我。

------

好巧!

火车检票进站,我和小吉是一个车厢,碰巧的是座位号还是一个靠窗的对立面!

我刚想开口说话,小吉瞬间一句话噎死了我!

有一种谈话,叫还没有开始,便已经结束了!

“你死心吧,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。”

还没等我坐下来,小吉事先警告了我一句!

“没事,你不说我不问,凌晨三点才能到凉山呢,咱俩做个伴。”

我从包里掏出饼干和一些零食放在桌面上,向她表达了我的友善。

“我是不会接受敌人的糖衣炮弹的。”吉尼妹儿撇嘴道。

我在小吉面前啤酒加牛肉、还有买的各种点心零食,故作狼吞虎咽,吃的津津有味,不一会儿,小吉就受不了啦,咽了咽口水,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嘴巴。

“我没钱了,没有吃的,我饿了!”吉尼妹儿尴尬的问,我立刻将零食奉递过去,淡然的说道:

“小吉,不管你告不告诉我,我都要去的,如果可以的话,请满足一下我的好奇,我不会缠着你的!”

“可是你说的那个地方,不行......不能说的,你真的要知道吗?你不害怕吗?你不怕死吗?”

看着我坚定的眼神,和肯定的语气!

小吉终于说出了有关那个村子的一些秘密:

“那个寨子叫布布寨,没人了,都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