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危险,撞向礁石!
  • A+
  • A-

  一架浮桥横亘在河面之上,水流湍急,几颗水珠溅到裙裾边,沾湿了一片。

  萧念坐在桥沿,感受着习习凉风,说不出的清透。

  低头去看,清澈见底的河水中,隐隐映出她十六岁时的样子。

  那一年春天,桃花开满枝头,漫山遍野的粉色中,透着淡淡的香气。

  附近的人都知道,萧府的小姐,生得跟这桃花一样美。说媒的人踏破了门槛,可她谁都没答应,起初父母还劝劝,后来见说不通,便由着她去了。

  丫鬟好奇,曾经问她想嫁什么样的男子。她说,她最喜欢忠君爱国、金戈铁马、此生只钟情一人的大英雄。

  乡邻笑她白日做梦,这世上哪有那么完美的人,即便真有,也未必能遇上。她将闺门一关,充耳不闻。每日坐在窗前读书写字弹琵琶,或是望着蔚蓝的天空发呆。

  数年后,时过境迁,偌大的萧府,在一夜之间因战乱而毁,她自己则流落到了齐国邺城。

  吧嗒一下,水面上晕开了一片油光,将回忆彻底打断。

  萧念拍拍手,站起身来,却留意到掌心粘糊糊的,嗅了嗅,竟然是油。好奇怪,桥上怎么会有这东西,没想出个所以然,就看见河边一人多高的草丛莫名晃了几晃。

  “是谁!”萧念冲着河边大喊了一声,壮壮胆子。

  草丛里闪过一个白色的人影,接着,一支燃烧的箭飞了过来,准确无误地落在桥面上。浮桥用木板铺成,加上不知何时浸上的油,见了火星,噌的一下着起了五尺多高的火苗。

  萧念大脑瞬间一片空白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身上的衣服已经着了火。

  就在这时,她听到岸边有人在喊,“快,跳水!”

  往那方向一看,说话的人是个将军,穿着一身银色盔甲,手握宝剑,正焦急万分地看着她。萧念一面扑打着身上的火,一面急道,“我怕水……”

  说话间,火已经将裙角烧得焦黄,在高温的炙烤下,皮肤痛苦不堪。

  再迟一刻,恐怕就会烧伤了,那将军来不及再想,运起轻功,脚尖在草叶上点了几下,掠到萧念身边,揽住她的腰,纵身跳入河水之中。

  激流迅速将两人的身影淹没,冰冷的河水卷着他们往下游冲去。萧念连呛了几口水,呼吸也乱了,求生的本能让她胡乱挣扎着,给救她的人增加了不少难度。

  时间越拖越久,萧念的意识开始模糊,她感觉到自己在逐渐下沉,五颜六色的小鱼从指缝间穿过,太阳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光斑,逐渐黯淡,她快要窒息了。难道她辛苦从边境逃到邺城,就是为了死在这里?老天别这么捉弄人啊。

  不能就这样死,这是她此时最坚定的念头。

  忽然间,萧念的肺里多了些空气,一时间身体畅快不少。她定了定神之后猛地睁开了双眼,岸边的景色飞快闪过,距离那座燃烧的浮桥越来越远。原来,已经浮出了水面。

  她将视线移到面前的人身上,不偏不倚,对上了一双如墨的眸子。萧念一个未嫁人的姑娘,何曾与异性如此亲密接触过,登时臊红了脸,垂下了眼帘。

  萧念不好意思,没想到身旁的将军更不好意思。他见两人之间的距离仅隔着几层衣物,甚觉不妥,忙松开手,偏过头去道歉,“我并非故意毁姑娘清白,实在情非得已。”

  一个浪花打来,将萧念冲出去老远。她内心一阵哀嚎,不是下河救人的吗,没有把人救上去,怎么就松手了。等她喝饱了河水,再次清醒些的时候,发现自己重新回到了将军的怀里。两人同时面红耳赤地别开目光,胡乱看着四周的环境。

  河面甚宽,没有什么可以抓住的东西,估计要一直冲到东海里去。正当她愣神的时候,那将军说,“抱紧我,得罪了。”

  什么意思?萧念往下游一看,不远处的水面上露出了一块礁石,他是想撞到礁石上被迫停下来。水流那么急,一旦撞上,身体一定会受伤。

  “不要!”萧念话音未落,礁石已近在咫尺……